爱投资李理:群雄逐鹿 上市公司涉足P2P难做大 2014-09-22 媒体来源:新浪

  P2P这种直接融资的模式风生水起,在互联网出现之前,它其实就是传统民间借贷。凭着互联网基因,P2P有效降低了前端融资效率,成为备受追捧的赚钱利器。数据显示,P2P网贷行业平均每天都有3家上线,一个月上线的新平台近100家。在火爆的背后,各路资本纷纷试水,传统金融机构、电商巨头、上市公司……群雄逐鹿的P2P市场如何实现“突围”?本期“那些被互联网所改变的行业”之金融行业(二)邀请到爱投资副总裁李理为我们透析P2P行业的发展之路。

  与传统金融融合共生

  《红周刊》:在您看来,传统金融和互联网金融的关系是什么?颠覆?竞争?还是共生?

  李理:新技术对传统行业永远都是一种促进,促进整体社会效率大大提升,谈不上颠覆。传统金融用互联网的思维服务客户,加上使用新的技术手段,会做得更好。我们也向传统机构学习怎么控制风险,怎么把传统的金融产品放在互联网上,这是一个学习和融合的过程。对传统金融影响最大的因素是利率市场化,去年两次闹”钱荒“并不是互联网金融的原因,银行业总资产规模大约在160万亿,而互联网金融体量1万亿都不到,谁的影响更大?是银行自己的同业资产。

  《红周刊》:互联网金融对券商、银行、保险的冲击有多大?

  李理:目前来看受冲击最大的是券商,最近几年券商也是发展最慢的,互联网金融直接拉低了佣金成本,原来最大的利润来源受到严重冲击。而对于银行来说这种冲击最小,因其最受政府保护。对于保险、车险等标准化产品都已经实现了互联网化,但个性化的产品,互联网不会对其有影响。

  《红周刊》:与民间机构相比,券商系、保险系、银行系网络借贷平台机构有信用背书,无论是自身资产规模还是客户资源等都具有较大优势,那么民间借贷企业的优势还有哪些?

  李理:民间机构的火爆是个意外,阿里余额宝[微博]的推出只是想让自己的客户闲置资金多点利息,但没想到却引发了如此大的震动,主要是由于民间机构对传统金融机构带来了竞争。现在互联网上低于10%年收益的产品都不多,但之前呢?100万一年期信托都很少上10%。民间机构的优势是反应快、效率高。大金融机构需要复杂审核的流程,很多部门之间有不同的目标和考核任务。正是这样的低效率、内耗才给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提供了机会。互联网金融并没有撼动传统金融业的主导地位,除了货币基金,整个互联网金融纯线上体量只有2000亿~3000亿,还不及一个城商行的规模。

  《红周刊》:传统金融最大问题的也是他们最大的护城河、最大的优势所在。

  李理:虽然传统金融效率很低,但国有企业作为经济主体已经写进宪法,这是我们的体制造成的原因。去年国有企业有91万亿的资产、59万亿的负债,盈利只有2.4万亿,净资产收益率仅为个位数。将近60万亿的银行借款,如果提高4个百分点利率,他们就没有盈利了。因此,传统金融所拥有的壁垒也不是其本身所造成的,国有银行具有支撑国有经济的义务,这个任务如不改变的话,就无法实现在灵活性上与民间企业相竞争。

  上市公司涉足P2P难做大

  《红周刊》:许多上市公司也开始涉足P2P业务,比如3月份上线的前海理想金融平台,其股东为凯恩股份(6.40, -0.15, -2.29%)、大连控股(6.63, -0.09, -1.34%)、中捷股份(7.01, 0.00, 0.00%)……这些公司能够押宝成功吗?

  李理:我认为此举标志性意义较大。这些业务没有为公司增加任何EPS,只是涉足这方面的业务。还有一些上市公司的钱没地方花,通过概念炒作进行市值管理,因此,资本运作的意义更大于实质意义。大型上市公司融资渠道很多,可以质押股票,或者得到当地银行的支持,不是特别缺钱,我觉得跟金融不沾边的上市公司很难做大。

  《红周刊》:阿里金融通过互联网数据量化放贷,为阿里巴巴、淘宝、天猫网的小微企业提供小额信贷业务,如何看待这样的互联网金融模式?会否威胁到民间P2P平台机构生存?

  李理:我们不在一个竞争层面,他们是有自己的竞争生态圈的,服务好自己现在客户的企业,然后扩大自己的生态圈。在圈里可以干很多事情,但是出了圈,那套系统就不灵了,因为外面没有里面的信用环境。而我们是直接对外的,其实也在构筑自己的生态圈。在没有一个整体的信用环境下,就会演变出好多类似信用小社区一样的形态。

  《红周刊》:8月“小银票”在京东金融频道正式上线,通过对京东亿级用户的消费行为分析,能够更精准地把握用户的投资需求。相比大型的金融机构,是否看好这类互联网金融业务?

  李理:主体客户还是不同。京东也在构筑自己的生态圈,公司了解消费者、供应商的习惯等一系列信息。消费者可以在其平台上借钱,供应商供货有一个账期,可以拿应收账款做保理,一旦违约则要付出很大的违约成本。各自做的都是自己圈儿里的业务,比如找我们的企业去找京东,京东因不了解其信用很难合作。两个不同的圈子,信息禀赋是不一样的,一个企业很难轻松地把所有市场都占领。

  必须加大信用违约成本

  《红周刊》:目前P2P平台模式绝大部分还是担保模式。未来P2P会逐渐摆脱刚性兑付,回归到真正纯中介性质的服务平台吗?

  李理:这里存在一个问题,客户会买无担保的产品么?阿里给商户做的无抵押贷款可以方便申请到,但前提是商家多年积累的“钻石”本身就是值钱的。包括美国所谓的信用社会,不是指谁比较善良,天生就不违约,而是一旦违约之后在社会上寸步难行,违约成本远大于收益,担保抵押也是一样。这主要是比较违约的收益和损失,损失很大就不会违约。所谓的无担保是有其他的方式增加违约成本,才可以这么做。

  《红周刊》:现在,我国征信体系还非常不完善,如何解决这一问题?

  李理:阿里内部的征信体系完善,“闭环生态圈”相当于美国的信用社会,一旦违约就会有成本,自身的企业合作久了也会有“生态圈”。如果违约成本较高,也可以没有抵押物。如果没有“生态圈”,而且除了抵押物没有其它的制约,目前看暂时行不通。是否担保不是重点,而是违约成本有多高。目前这种“生态圈”只能是局部的,针对每个人的征信体系只能由国家建立,比如一旦违约,个人社保之类都会相应受到影响。

  托管是P2P发展的瓶颈

  《红周刊》:P2P理财迅速发展,据测算目前网贷平台上线数量超过1200多家,P2P行业目前是否存在泡沫?

  李理:是否存在泡沫不取决于市场规模,而是取决于需求,要看消费者是否愿意继续投放这个市场。有人认为有泡沫还是以计划经济角度看问题,如果出现2000多家网贷平台,但是产品在网上一挂出就抢满,我们就认为没有泡沫。目前市场上增加这么多机构,最需要做的是托管的问题。很多小贷拿钱跑路,主要原因是能接触到资金,这是整个行业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而不是规模泡沫。

  《红周刊》:托管问题?这是目前制约P2P发展的主要瓶颈?

  李理:目前制约网贷平台发展最大的瓶颈就是托管,老百姓的钱要有保障。关键看银监会的下一步政策的支持,能否明确银行可以托管;第二,需要有一个统一登记系统,一般去银行抵押物品需要做登记,登记完的物品就不能再做抵押。但我们游离于传统金融之外,很多准金融机构在一家平台做完业务,还可以去其他平台再融一笔;第三建议修改税收规则。投资人所得利息对企业来说也是成本,银行的利息单据能抵税,但目前税务局的单据不能抵税?这对小企业并不公平。

  《红周刊》:风险也在不断暴露。有数据显示,截至7月,网贷平台实际上跑路的有150家,每个月都有6~7家。如何认识网贷平台的风险控制?

  李理:第一,就是建资金池的相关企业,其本质是涉足了银行的其他业务,这种盈利模式核心是营收利差大于坏账率,但是这种平台的金融属性都比较弱,大多数是做互联网的人在经营,对金融了解不多,只是解决前端的效率,但是钱投放到哪里的效率并没有解决,如果投错了,坏账大于收益就会倒闭;第二,自身经营不善。合作机构挑选得不好,一旦平台出现坏账,将失去投资人的信任,失去信誉。

  《红周刊》:如何看待国家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是否一旦监管落地,互联网企业的优势也就消失了,有人甚至认为民间金融将彻底被打垮?

  李理:这个问题分两个方面来看待,监管一方面束缚了传统金融的手脚,一方面也给了他们壁垒,因为有信用背书。如果民间机构也被纳入正规军,即一旦被束缚,公信力也就相应提高。现在客户10%的收益率都觉得低,一旦有了牌照,可能8%都被抢光了,这是有利有弊的。

  举一个例子,张裕之前做过一次MBO(管理层收购),即公司中代持的股权分发到几十个人,当时中国有三大红酒品牌,张裕、长城、王朝。发展到现在张裕的规模最大,因为激励不一样,所有的决策都是基于利润最大化这个目标。如果一个公司除了这个目标,还有政策目标、行长当官的目标等,在效率方面永远赶不上民间机构,传统金融机构的优势就是一旦出现坏账,国家可以发特别国债,劣势就是低效率经营,这是相生相伴的。

原文链接

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微信
爱投资APP
扫码下载APP
京ICP证150033号  |  京ICP备13011445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1135号
© 2016 爱投资 All rights reserved    |   安投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市场有风险  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