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版互联网理财反击,互联网“宝宝”们走下神坛 2014-07-09 媒体来源:互联网天地

 

齐亚斌  农信银资金清算中心电子支付平台运维中心总经理

Qi Yabin, E-payment Platform Operation Center of Rural Credit Banks Funds Cleaning Centre, general manager

陈诗礼  中国工商银行信贷与投资管理部网络融资业务中心副总经理

Chen Shili,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Credit Financing and Investment Management Division Network Operations Centre, deputy general manager

王  博  爱投资首席执行官及创始合伙人

Wang Bo, itouzi, CEO and co-founder

 

【编者按】继余额宝推出之后,其他互联网公司也相继推出各种互联网理财,给传统的银行理财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各大银行也纷纷使出对策,推出了各自的互联网理财产品。在互联网“宝宝”类产品收益直线缩水的同时,银行版“宝宝”类产品的收益却开始反超。本刊邀请了银行业和互联网业界的知名专家,对互联网理财收益现状的原因进行了分析,对比了互联网理财与传统理财之间的关系,对互联网理财的未来之路进行了展望。

【主题词】互联网理财;余额宝类;金融监管;货币型基金

 

余额宝类产品“风光不再”,是“内忧”还是“外患”?

 

        中国银行业协会召开会议研究银行存款自律规范的措施,将“宝宝”类产品存放银行的存款纳入一般性存款管理,不作为同业存款,使得余额宝们无法再从这些银行获得高息,收益率下降。

 

        “宝宝”类产品一般对接的是货币型基金,近期资金价格水平回落,对接货币市场基金的互联网金融理财产品收益率必然下降。

 

        无论在流动性错配方面还是协议存款的期限管理方面,银行比互联网企业具有天然的条件优势,特别是在监管逐步完善的背景下,优势将愈加明显。

 

        现在金融业态回归正常,利率低下来,这时银行理财和“宝宝”类收益要同时下降,但“宝宝”们还需要考虑的是,沉淀资金持续净流入业态已完成,高收益不能再作为噱头,而要开始像其他从业者一样考虑净赎回的问题。

 

       齐亚斌:中国银行业协会召开会议研究银行存款自律规范的措施,将“宝宝”类产品存放银行的存款纳入一般性存款管理,不作为同业存款,使得余额宝们无法再从这些银行获得高息,收益率便下降了。

        出于降低成本的考虑,同样是吸收资金,与其给第三方机构转一道手,还不如自己以高息直接吸收公众存款。银行也推出了自己的“宝宝”类产品,减少了中间环节,提高了产品的收益。

        银行版互联网理财产品的推出,降低了对第三方机构的依赖度,第三方收益率的降低也是必然。

        “宝宝”类产品一般对接的是货币型基金,近期资金价格水平回落,对接货币市场基金的互联网金融理财产品收益率必然下降。

 

        陈诗礼:要了解互联网“宝宝”收益下降,银行版互联网理财收益开始走高现象的背后原因,先需要知道理财收益的来源。互联网“宝宝”是“金融行业搅局者”们创造出来的产品,利用互联网工具将各环节断点进行缝合,打开流动性错配、银行对大额协议存款的期限管理宽容和资金批零差价的后门,套取利益,形成了低成本、高效率的理财品种。这种创新本身并不复杂,但银行深知其对系统影响的深远,隐含风险的巨大,因而不敢为也不愿为,而互联网企业只是局外人。“不知者无畏”,又没机构禁止与规范,在大把赚钱导致社会现金流出现巨大异动时,银行再也坐不住了,绝地反击,争先恐后地推出银行版互联网理财产品。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宝宝”收益下降,银行版互联网理财收益开始走高现象就不难理解了。首先从交易投向上看,理财资金获取高收益的途径比较明确,无论在流动性错配方面还是协议存款的期限管理方面,银行比互联网企业具有天然的条件优势,特别是在监管逐步完善的背景下,优势将愈加明显;其次是从交易环节看,在银行创新的互联网理财中,由于参与者只有理财委托人、基金公司与银行,而在互联网理财中多了一方互联网企业,相应必然多了一份成本,收益低点也可以理解。此外,随着各大银行相继推出互联网理财产品,同样价格情况下,承接理财资金的银行必然秉承本行优先原则,互联网理财收益也会受到影响。

 

        王博:“宝宝”类产品2013年有优秀的表现主要基于两点:一是依托于协议存款的高利率,造成这种高利率的原因既有央行不放水的问题,也有大银行年终放贷任务完成不愿意再出借资金的问题等,协议存款与同业存款不同的一点是这些都要计入存贷比指标,但彼时同业存款利率不仅高了,且同业间无法借到钱,才会让协议存款就此被推高,池子就一个,水涨船高;二是彼时“宝宝”们不用考虑流动性问题,也就是一直处于净流入状态,因此,可以一直将钱放在流动性低、收益相对高的协议存款上,而生存状态几乎一样的货币基金们必须保持高流动性,要放一半的钱在流动性高、收益略低的金融产品上,由此导致了收益上存在一个点以上的差距。现在金融业态回归正常,利率低下来了,这时候银行理财和“宝宝”们收益要同时下降,但“宝宝”们还要考虑的是沉淀资金持续净流入业态已完成,高收益不能再作为噱头,而要开始像其他从业者一样考虑净赎回的问题,所以配置上就不再那么大胆,要配置一些低收益高、流动的资产,收益自然就开始下降。

 

银行版互联网理财产品与银行传统理财是“冲突”还是“互补”?

 

        银行传统理财的销售目标是在已经在行内开立账户的客户,银行版互联网理财产品的销售目标是行外的客户。

 

        互联网理财产品主要投资于基本无风险的货币市场,赎回手续简单。银行传统理财产品更多的是属于收益与风险挂钩型,不同产品赎回方式存在较大差异。

 

        齐亚斌:银行版互联网理财产品和银行传统理财似乎有些“冲突”,其实这是误区,银行传统理财的销售目标是在已经在行内开立账户的客户,银行版互联网理财产品的销售目标是行外的客户,通过网上销售的互联网理财产品,销售成本相对较低,因此,将这部分利益让利给客户,通过相对较高的收益,吸引他行客户购买自己的理财产品。

 

       陈诗礼:为确保安全收益,互联网理财产品主要投资于基本无风险的货币市场,赎回手续简单,非常适宜于做成标准化较高的互联网金融产品,银行版互联网理财产品本质仍然是互联网理财产品,其与结构相对复杂的银行传统理财产品有非常大的区别。银行传统理财产品虽然也有一些投向货币市场,但更多的理财产品属于收益与风险挂钩型,需要由客户根据自身的条件选择收益与风险相匹配的产品,而且不同产品赎回方式存在较大差异,因而并不适宜做成高度标准的理财产品。所以,银行版互联网理财产品和银行传统理财并没有“冲突”,今后二者可以形成高度互补的银行理财产品系。

 

互联网“宝宝”类理财是“昙花一现”还是“细水长流”?

 

        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与各项规章的落实,信托产品、理财产品刚性兑付状况必将打破,理财产品的风险特性将逐步显露,购买产品必需承担相应的风险,理财产品的销售将回归正常。

 

        收益是交易的最大驱动力,只要一直有比其他途径更可观的收益率,互联网理财就可能会持续兴盛下去,但从理论和国外实际看,基于货币市场的互联网理财其收益率严重地依赖于货币市场的供求状况。

 

        互联网极大地满足了普惠金融的需要,从整体份额上来看,暂时还无法逾越传统。未来的理财产品会是覆盖各种风险收益结构的,适用于不同人群的,谈不上完全创新,只是充分发挥互联网企业优势,做好交互和极致体验,让大家感到方便并愿意使用。

 

        齐亚斌:“宝宝”类产品推出,降低了理财产品的门槛,将零散的资金集中在一起,以超级大户的形式与银行讨价还价,提高收益,其实质是存款搬家,抬高了银行的资金成本,银行的资金成本提高,必将抬高贷款的利率,企业的贷款利息支出增加,导致产品的成本增加,必然提高产品的售价,因此,物价将上升,若“宝宝”类产品大行其道,将会带来通货膨胀。对于个人来讲,购买“宝宝”类产品所获得的收益,不一定能够抵消物价的上涨,因此“宝宝”类产品是否真正使小散户得到了实惠,也还是个问号。所以对“宝宝”类产品应予以严管,互联网理财的热度也会逐步消退。监管部门已经注意到这方面的风险,将下决心整顿金融同业业务和理财业。另外,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与各项规章的落实,信托产品、理财产品刚性兑付状况必将打破,理财产品的风险特性将逐步显露,购买产品必需承担相应的风险,理财产品的销售将回归正常。

 

       陈诗礼:收益是交易的最大驱动力,只要一直有比其他途径更可观的收益率,互联网理财就可能会持续兴盛下去,但从理论和国外实际看,基于货币市场的互联网理财其收益率严重地依赖于货币市场的供求状况。从理论上讲,货币市场7日年化收益率低于2%,剔除各中介的费用后,投资人的收益率将与活期利率相差不大,投资人将不会有兴趣投资互联网理财,而历史上货币市场7日年化收益率低于2%的年份还真不少,可见互联网理财不一定会一直兴盛。国外实践也证明了这种判断,1999年11月,类似于“余额宝”运作方式的“贝宝”货币基金产品,在美国也曾风靡一时,非常地受欢迎。但是,在美联储货币扩张政策的主导下,在维持超低利率的大环境下,国债年回报率不到0.1%,逼着“贝宝”货币基金于2011年7月被迫关闭。最终清盘时年华收益率仅为0.05%,远低于同期的活期利率。

        随着金融脱媒和利率市场化进程的加速,未来理财产品具有巨大的创新与发展空间,在互联网工具的支持下,多样化的风险与收益条件匹配产品、快捷方便的赎回申请和如同在线存款一样的交易便利,将会为投资者提供一个全新的理财平台,预计未来客户在存款和高风险投资间有极为丰富的理财产品可以轻松选择。

 

       王博:互联网金融只是互联网企业运用互联网手段做的传统资金融通业务。本身应对自己有一个明晰的定位,传统金融业成本=人工+交易成本。

        互联网金融业存在必须有几个大前提,其一就是接受监管,要敢于接受和金融业同等条件的监管;其二是要和传统金融业(银行、券商、保险、信托等)保持密切的沟通和合作,作为他们忽视的弱势客户群的补充金融服务方;其三是银行存款利率依然不充分市场化,这是土壤,是存在之根本。如果互联网企业一直能找到合适的产品且真正与大众利益匹配,和国家利益不产生冲突,才会兴盛下去。其实传统金融零售业务网上替代率是非常高的,只是大家没有管他们叫做互联网金融罢了。

        互联网是开放的,极大地满足了普惠金融的需要,从整体份额上来看暂时还无法逾越传统。未来的理财产品会是覆盖各种风险收益结构的,适用于不同人群的,谈不上完全创新,只是充分发挥互联网企业的优势,做好交互和极致体验,让大家感到方便并愿意使用,而不是和传统金融搞对立。所以未来变化的不仅是产品,更需要客户有一定的辨别能力,未来变化的不仅是理财产品,更是追求进步的投资者。

 

[作者简介]

 

齐亚斌,农信银资金清算中心电子支付平台运维中心总经理,1994年进入中国农业银行,1996年行社分家,进入北京市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现改制更名为北京农商银行),2007年在金融农信银资金清算中心,历任电脑科科长、科技处副处长等职。自进入农行起,一直从事银行业务系统的开发运行维护工作。

 

陈诗礼,中国工商银行信贷与投资管理部网络融资业务中心副总经理,工程硕士,高级经济师。1987年加入中国工商银行。长期关注中国中小企业融资问题,主张以网络技术修复碎片化的资金流、物流和商流,探索互联网解决大银行商业化经营小微企业的各种路径和方法。

 

王博,爱投资创始合伙人&CEO。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后保送中科院计算所,师从NEC中国研究院院长杜军教授,获得硕士学位。毕业后成为中国第一代云计算产业创业者,负责大型IT系统架构设计及市场开拓,参与并负责项目规模过亿元。

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微信
爱投资APP
扫码下载APP
京ICP证150033号  |  京ICP备13011445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1135号
© 2016 爱投资 All rights reserved    |   安投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市场有风险  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