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投资王博:希望用传统金融方式托管资金
媒体来源:凤凰网 2014-06-25

       

       上线一年零三个月,累计完成交易19个亿,并以每月3.5亿的成交规模在增长,这是P2P平台爱投资的业绩。

       在这个迅速成长的行业中,这也能算的上是一个增长很快的数字。

       在中国P2P行业野蛮生长的同时,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这是一个低门槛且无监管的行业,一切政策上的风吹草动都可能激荡整个行业,其面临的风险不容小觑,而这一点并不为所有的投资者所知。

       因此各家平台都在诉说自己的风控故事,试图打消投资者的疑虑。

       爱投资是基于线上线下与担保公司合作的模式,担保公司为其提供项目并收取一定的费用,爱投资通过平台吸引投资者为这些项目提供资金,这一点和积木盒子有所相似。同样的,爱投资也走大项目的路子,每个项目的融资额度约500到1000万不等,这就要求他们对项目的风控能力必须强大,否则,投资者风险很大。

       爱投资目前控制风险的主要方式有两种,一种是选择合格的担保公司并限制其担保杠杆,另一种是坚持两套平行的风控体系,即爱投资和担保公司分别对借款项目进行风控。

       在第一种风控模式中,爱投资主要选择北京等发达地区的担保公司,而在外省市基本上只与前五家的担保公司合作,据王博透露,现有合作的40多家担保公司是他们在150多家担保公司中挑选出来的,同时为了降低风险,爱投资对每家担保公司的担保杠杆率进行限制,一家注册资本金1亿元的担保公司只能提供一亿元的担保。

       而在第二种风控模式中,担保公司向爱投资提供项目的同时,爱投资要对其进行单独审核,并对项目进行实地调研,然后才决定放款。

       在基于这两种风控模式下,爱投资会把一些沉淀资金进行托管,以保证投资者的资金不被挪用,目前的托管方是一家资产管理公司。

       目前很多P2P平台的资金都托付在第三方支付企业,爱投资CEO王博认为托付给第三方支付首先不能满足资金安全的需求,另外也会使得第三方支付获得自己用户的信息,他更倾向于和银行合作。因此爱投资曾经试图说服银行做自己的资金托管方,但都无功而返回,银行的理由一方面是害怕承担风险,另一方面是认为效率太低,因此,爱投资寄希望于监管层出台相应的托管办法。

       “我们特别希望用传统金融那种监管方式监管自己的托管资金,但是银行它的问题在于效率,比如说原来一个几个亿的信托,我开一个户就审它这一套合同就行,P2P这么多合同,(银行)怎么审啊?那效率就太低了。”王博表示。

       据王博透露,截止到2014年6月23日,在已经到期的六七个亿的业务中,目前还没有一笔坏账。如果一切属实,他们的风控能力最起码经历助了一年多的考验。

       但是P2P这个行业毕竟还太年轻,考验他们的周期还很长。(李磊/文)

 

以下为凤凰财经与王博的对话实录:

 

控制担保杠杆率降低风险

       凤凰财经:风控是P2P的核心,你们的风控是担保公司来做还是你们做?

       王博:我们完全是两套独立风控。我们因为没跟任何的担保公司有过什么牵连,所以我们基本上给担保公司我们授信就是一倍的杠杆,比如一个注册资本金为三个亿的担保公司的,在我们这儿也就做三个亿的项目,我们要控制它的杠杆,因为很多担保公司在外面还有杠杆,在银行还有业务,我们必须控制风险。

       凤凰财经:有的担保公司暗地里在抽逃资金,比如说自己有1个亿的资本金,其实只有100万,这种风险如何把控?

       王博:对,所以这就是要审,我们真正考察和洽谈过的担保公司,可能有150多家,最后才合作了四五十家。比如在外省市,我们基本上只合作前五名左右的担保公司,北京跟上海这种大城市可能会合作的更多一些,因为当地管的更严一些。

       其实就担保公司来讲,首先要看它的资本金的真实情况,然后看它的真实的代偿能力,其实国有担保公司你觉得它能提供绝对代偿吗?也绝对不可能,所以我们基本上还是多方的去考察它,比如它资本金的情况、比如历史的代偿率、历史的风险率、基本上我们也是选择和成熟的担保公司合作,特别新的担保公司,我们比较谨慎,不会和他们合作。

       担保公司和我们合作相当于上会的过程。一般都是地方金融办跟地方金融局监管担保公司,我们也是去审它。地方金融局基本上一年一大审,我们也是跟金融局做的审核方法差不多,审查所有的业务还有这些文本项目、它的代偿情况、涉损情况,然后我们这边过会,决定跟不跟他们合作,我们拒绝了非常多的担保公司的合作意愿。

       就算最后与担保公司合作了,我们上项目的时候也会比较谨慎,根据每个担保公司不同的情况进行筛选,包括看它推荐项目、跟担保公司原有业务的匹配度等等,再加上我刚才说的杠杆率控制,实际上我们希望整个资金是分散到担保公司,而不要集中在一家担保公司。

       凤凰财经:未来可以放大担保公司的杠杆吗?

       王博:对,但未来什么时候放大,要看担保公司在平台上所做的项目的运营情况,因为很多项目现在还没有结束,比如这个担保公司在我们这儿做两个亿的项目,如果经过一年的周期这两个项目都很安全,那就会给他适当的加大一倍到两倍的杠杆,总之我们是要靠杠杆去控制风险。

       凤凰财经:风控是核心团队有多少人?

       王博:我们现有风控加上项目,大概是有20人左右,这还不算外地分公司,因为我们做全国业务,在上海、山东、重庆还有河南这四个地方,现在是办事处跟分公司都已经开了,像云南、福建还有内蒙这些地方,都是基本上也是近期马上要开了。所以如果算上外地的团队就更多了。

       凤凰财经:现在做了多少项目?

       王博:现在是做了200多家企业,平均下来大概差不多一个企业不到一千万的额度。

       凤凰财经:每个项目的期限是多少?

       王博:我们现在半年一年的占比较多,一年的可能得占比到超过一半以上。

       凤凰财经:大多数项目还没有到期。

       王博:我们到期了七个亿。截止到2014年6月23日,六七个亿到现在一笔坏账都没有,一笔代偿都没出现过。因为我们最后审的还是企业,从金融属性来讲,你不能全指望担保公司,如果觉得有了担保公司就可以上一个烂项目,这早晚得出事。

       凤凰财经:担保公司其实担不了风险。

       王博:其实担保公司来讲的话,个别的项目,它承担是没有问题的。我们现在是互相推荐项目,我们现在的项目一半是担保公司推荐的,一半我们自己开发的,我们也不依赖担保公司。因为依赖它,又受制于它的业务了,所以我们还是查企业查的严,我们毙项目毙的非常的厉害,基本上我们这边的过会率一直没超过50%。我说的能提交的项目,不是说那种不靠谱的,就是都已经尽调过的,所有的材料都做完了,过来以后的项目。甚至于担保公司给我们推荐的项目,我们都不超过50%。

       凤凰财经:投资人怎么了解这个项目的真实性?很多P2P平台上的项目是虚假的。

       王博:我们最开始的时候,披露的信息很类似于信托,首先公示企业背景和它的项目情况,借一笔钱总是要有一个用途。为什么我们平台的项目,期限偏长的比较多呢?因为我们是坚决不做导贷,导贷期限都会很短,但是我觉得风险太大,而且很多是受银行信贷政策出现变化就转不过来了。所以一般他借钱都是要有项目,不能借钱是为了还银行贷款,借钱一定是有一个投资项目,开了新店还是说你采购一批原材料等等,然后有项目情况、资金用途、还款来源等。比如他为什么借半年,为什么借一年,我们会审他的财务情况,觉得他想借三个月,但是通过审完他的财务以后,觉得三个月以后,他还不了这个钱,我们可能说你要在我这儿借,就得五个月或者更长时间。

       其次,我看他的财务,看他的应收帐款,看他已经签署的销售合同,我们就可以预估他未来的收入。然后这是资金用途,还款来源,包括每个行业的属性,因为我们做了行业的开发,然后再加上它抵押的资产,还有质押的资产,说白了就是风控措施,以及担保公司给它的意见。

       凤凰财经:那平均一个项目尽调的时间多长?

       王博:主要看企业的材料准备,比如说有的企业连财务报表都没有,内部控制做的特别乱,那就废劲了。有些比如规范一些的,因为我们主要是尽调这个企业实际状况,比如查库存、抵押资产等,需要去实地的走一圈,还有一个就是面谈,我们要跟企业控制人、法人要面谈一下。有些东西也是要有些经验,一个是还款能力,还有一个还款意愿,有些人有钱不还,这两个是最重要的。

       凤凰财经:你们做抵押贷款吗?

       王博:必须的,我们大部分项目以房产抵押为主,就是房产。

       凤凰财经:你做的其实是抵押贷不是信用贷。

       王博:对,我们不做信用贷款,因为担保公司太多信用贷款。担保公司凭什么给你兜底?担保公司你也了解,费用也挣的不高,我给你百分之百兜本息,那我真出风险了,我肯定要有一定回收物品的。

       凤凰财经:抵押的房产主要是北上广?

       王博:对,我们主要一线城市为主,其实从我们现在来讲,我们现在大部分项目还都是在北京,因为我们签了北京单子最多,地方分公司都是最近这几个月刚刚成立起来的,所以目前项目大多数是北京的。再加上我们一般二三线或者一些地方性的房子,我们也不太认可,认为它的价值的波动性太高,就算有,我们折扣会打的非常的高。房产是一部分,可能还会有一些比如它的存货、厂房、设备、应收帐款等,或者是有些公司我们觉得资质比较好,我们也接受一定的股权,肯定要比银行灵活,因为银行基本上指着房子。

       凤凰财经:你们团队之前有做金融的经验吗?

       王博:我其实不是做金融的,因为互联网金融,我们一共四个合伙人,基本上俩俩一对,我跟CTO做技术,我是清华电子毕业的,所以我们都做互联网IT的,赵春霞是花旗的,刘博是民生的,他在民生做了八九年的商贷通,民生做中小企业是最不错的,他进去的时候都没有商贷通,等于他是第一拨做起来的,而且他是在民生整个全国业绩最好的支行做信贷。

 

希望用传统金融的方式托管资金

       凤凰财经:你们资金托管在哪儿?

       王博:有一个资产管理公司,因为当时也是看中它有一个资产托管资质,我们找了多少银行行长,他们不愿意干这事,说总行没下文,央行也没下文,万一出点问题,怕自己这兜不住,所以谈了很多银行。银行谈不下来,只能找别的机构,那时候都是普通的第三方支付,所以最开始用的第三方的,就由资产管理公司,相当于资产托管资质,用它来做一个托管户。但这就是临时的,我们知道肯定要调整。

       我们的观点还是不找第三方支付,第三方支付做资金托管这个事的目的是什么,肯定为了把用户全揽到他的平台上。而且第三方支付没起到什么作用,比如虚构俩借款方,马上这钱照样能转跑,没什么实际的作用。所以我们就觉得这事银监会早晚要往银行上走。

       我们特别希望用传统金融那种监管方式监管自己的托管资金,但是银行它的问题在于效率,比如说原来一个几个亿的信托,我开一个户就审它这一套合同就行,P2P这么多合同,怎么审啊?那效率就太低了。

       现在所有的方式肯定都是临时的,早晚监管层得出一个标准,到底怎么托管?我们现在特别希望有一个合同报备,或者说有一个机构监管的途径。

       凤凰财经:你现在有多少沉淀资金

       王博:其实也沉淀不多,几百万。

       凤凰财经:沉淀资金主要是来源于哪儿?

       王博:原来我们的门槛是一万,但还一笔利息可能就几百块,几十块钱,然后这钱不够续投的,用户又懒得提,这钱不就都沉淀下来了。当然沉淀资金也跟项目供应还有关系。比如有的时候我们项目紧缺的时候可能上一个一千万元的项目,结果一分钟就投完了,但是可能有好多人没抢上,比如一个VIP充进了两千万,最后这一千万没抢上,那这一千万趴进来了,那只能等着抢下一个项目,这个也可能会产生资金沉淀,是因为他抢不上项目。

       凤凰财经:我看你们宣传中表示为用户提供100%本金担保。

       王博:那个也就是在广告,这东西没办法,全行业都在这么宣传,其实都打广告,看他们广告图或什么的,都是写本息安全,什么全额担保,有些地方要求比较严,比如说百度上面,就不能写一些东西,但有些广告商无所谓,爱写什么写什么,那这就是一种营销手段了。我们其实也一直在做投资者教育。我们一直都是一万,我们就希望能说服这些有经验的投资者,你敢投一万、敢投两万,一般这种投资者都是属于比较有资金实力,比较有风险承担能力及风险意识。

       凤凰财经:现在门槛降了吗?

       王博:现在刚降了,降了三天,降到一百元起投了,现在要拼用户量,在互联网端,你要普惠,你要屌丝金融,你凭什么不让一百元的用户投啊,再加上老用户说自己回来的利息投不了,就拿那个钱投小平台,我觉得对我们来说也不好,我们也在尝试,但是确实有很多用户都不愿意降低门槛,说一降我们原来都是投资几十万元的人在一块儿聊天,现在多了一帮投资几百元的人聊天,他们还愿意聊,这也是一个矛盾。

       凤凰财经:你们现在本息担保的资金来源是哪儿?

       王博:就是担保公司。其实我们说的本息担保,我们不敢说百分之百安全,但我们说的是百分之百本息担保,这点没什么错,因为它确实担保公司的保函登借款合同里对应所有的本金跟利息,承担担保责任。

       银行也不能说百分之百安全,原来的理财产品银监会总去整顿,不能说保本保息,当然银行为了卖,还是各种各样的说保本保息。这个东西就是主要还就是靠担保公司。所以我们还是回到风控,为什么要两道风控,我们全要实地审一遍这企业,然后担保公司也审一遍,然后我们为了防止担保公司有关联交易,因为担保公司可能它给你推的项目,很多可能有关联交易,包括它可能自用,都有可能。所以担保公司的项目我们很多都避掉了,因为我们的风控肯定比担保公司严,我们基本上完全按照银行的标准来做。

       凤凰财经:你们项目的额度大概相当于银行微小企业贷款的额度,你们如果和银行竞争的话,优势在哪儿?

       王博:其实目前来看,更多的还是服务和效率,资金成本不说了,肯定比银行高。原来就没有我们的时候,民间融资也是很活跃的。有些担保公司或者投资担保公司,放款放的非常厉害,就因为需求很强,很多时候企业就在意的是这个效率。所以以前要靠银行的话,想都不用想,再加上银行都得靠关系,原来我们就开玩笑,银行是爷爷,然后担保公司是儿子那辈,企业就是孙子,基本上是企业求担保公司帮忙去贷款,担保公司再去打点银行,就是这样。

       从服务态度上来说,银行贷款的成本都比你项目要高得多的多,非常多的灰色成本在。你想贷款一千万,要先存二百万进去,实际上算利息只能算八百万的利息,一下成本就上去了。所以有好多的原因就导致从银行贷款,一个是慢,一个是成本也不见得多低。所以我们其实更大的优势还是在于效率和服务上。

 

警示房地产行业排队借款

       凤凰财经:你们那有风险清单吗?什么不接,什么接的。

       王博:比如说我刚才说那三个最严格的,房地产公司、钢贸公司、矿产这种公司不接。

       凤凰财经:对现在的这种经济形势对你们影响大吗?

       王博:经济形势肯定也是有影响,比如说为什么不做房地产,就是也是因为跟宏观经济相关联。

       凤凰财经:但是你不是做房产抵押么?

       王博:我可以做房产抵押,我一套房子出风险了,我可以卖,主要从抵押物的一个变现的效率跟它保值的情况,才愿意做房产。不像抵给你一块儿玉,我说这块玉值特别多钱,你也可以找专家鉴定,但真要变现的时候不那么容易。但房地产可就不一样了,因为这个风险是在企业还款,我做房产抵押是在于这个资产变现。

       但是找民间借贷的这些房地产公司,基本上都是二三线城市的企业,什么时候看万科这种公司去P2P借钱。其实现在万科连信托都不找了,二三线的这些房地产公司,尤其他们的项目都在二三线城市,风险极大。因为这些房地产公司借高利贷太常见了,很多房地产公司排着队找我们借钱,都不用我们报价,说的三分起息肯定没问题,要想再多还可以谈。

       我们其实也是很时刻关注宏观经济,如果宏观经济出现一些下滑或者什么的话,我们肯定还要收紧。包括有些行业,我们能做的也不做了。但要说已经做的项目就没办法了,可能说提前就收回来了,但是我们可能从量上会控制,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除了担保还做别的项目,开发比如说现在叫爱担保、爱融租,还有马上要上爱保理,做一些融资租赁,融资租赁安全性可能好一些,因为它都是机械设备,物权的,物权归融资公司的,企业是按照租金的方式还本,那它的控制力就更强。然后保理就是接短期的应收帐款,那我们这个也可以去设计这个方式来做这个。

       凤凰财经:很多平台说自己做的业务量很大,往往量越大的平台约容易让投资者信任,想真正了解一个平台它累计做多少量,通过什么可以看出来?

       王博:像我们是因为所有的项目,历史列表都在那了,你从第一个项目就能查找,所以你自己加都能加出来,当然我们也把数据写在网上。如果不把数据写出来就很难了,交易量还要看怎么算,有些网站全都是一两个月的项目、两三个月的短期项目,导来导去,同样一个亿的钱,可以导出七八个亿的交易量。所以这个交易量其实应该加权,交易量乘以预期加权了才意味着你现在这个资金,还要代偿,现在大部分好的网站,好的网站基本上也都会公布数字,但是有些你就无法查到。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