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网贷的机会与风险
媒体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2015-11-02

        艺术与金钱两者的婚姻牢不可破、情深意长,让它们结合在一起的那场恋爱已经绵延150年之久——这是英国著名的艺术评论家戈弗雷·巴克写在《名利场:1850年以来的艺术品市场》开篇的第一句话。

        在世界范围内,艺术品与股票、房产被认为是三大投资资产。《中国艺术品市场白皮书》统计,2014年中国艺术品市场交易总规模近4000亿元,但与股票和房地产市场相比,这个数字显然是小巫见大巫。

       在市场快速发展时,行业内的资金需求往往没那么强烈,而一旦进入调整阶段,是否有流动资金的支持可能会决定一个行业的命运。尤其是艺术品行业,由于商品价格高且流动性较弱,对资金的渴求更为强烈。

       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在陷入资金困难时,曾以两幅壁画作为质押,从摩根银行获得了3500万美元贷款。

       然而,这在中国很难出现。由于艺术品真伪难辨,价值也存在巨大的浮动空间,中国的银行不敢轻易接受其作为质押物。

       而互联网介入后,融资有了新的可能。自2014年下半年起,艺金所、爱投资等网贷平台先后推出了以艺术品为质押物的项目。

       2014年10月,爱投资推出的第一个艺术品网贷产品,质押物为徐悲鸿的《双吉图》,借款期6个月,年收益率10%,几分钟内就被抢空。

       但由于整个P2P网贷行业监管不明晰,近两年来问题频发,艺术品网贷也不可避免地被蒙上了一层风险阴影。  

       无论是艺术品的估值鉴定、借款人的还款能力还是网贷平台的资质都存在风险。能否有效控制这些风险,是关系艺术品网贷前景的关键。”中国艺术品投资协会秘书长张虎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艺术品+金融”的尝试

  

       “在艺术品网贷出现前,国内艺术品金融领域的尝试并不少,但可以称得上成功的例子却不多。”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欧树英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根据文化部发布的《2010中国艺术品市场年度报告》,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在2010年全年拍卖艺术品30万件,成交23万件,总成交率75%,总成交金额达到589亿元,比2009年增长了177%。

       早在2007年,民生银行就推出了国内首个艺术品理财基金,募集的资金用于投资中国近现代书画和当代艺术品。

       “2011中国艺术品基金排行榜”的报告显示,截至2011年11月18日,国内近30家艺术品基金公司已发行了超过70只艺术品基金,基金初始规模总计57.7亿元。

       “艺术品基金发展的前提是艺术品市场的上行。”欧树英说。而随着艺术品市场进入调整阶段,艺术品基金2015以来的发行数量几乎为零,而且还要面对50亿元左右的兑付压力。

       “艺术品行业直接融资一直比较困难,但实际上,对艺术品藏家和机构来说,他们手中的艺术品往往比房产、土地、车辆更有价值。” 艺术品网贷平台艺金所总裁黄宇杰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表示。

       他解释说,艺术品的拥有者以艺术品作为质押物,以一定的利率进行借款,如果还款及时,艺术品的所有权不会发生改变。

       对于借款方来说,艺术品网贷降低了融资成本。在其出现之前,国内的艺术品融资一般通过典当行,贷款年利率一般在20%左右,有些甚至高达25%。而且借款人能够拿到的贷款不会超过艺术品估值的三分之一。

       与典当行充当放贷人的角色不同,艺术品网贷平台在艺术品融资中扮演的是信息提供者的角色。

       “平台作为中间人,我们要在借款者和出借人之间博弈,最终确定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利率。” 网贷平台爱投资首席运营官程晗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目前艺术品网贷平台的年利率一般在10%~15%。

       在艺术品网贷的链条中,艺金所、爱投资这样的平台给自己的定位是“信息提供者”,他们会根据艺术品的类型向借款方收取借款额2%~3%的佣金。

 

如何保障资金安全

       2014年4月,银监会明确提出了网贷平台“不得提供担保、不得搞资金池、不得非法吸收公众资金和明确平台中介性”四条底线。

       因此,在这条产业链上,必须有第三方支付平台及第三方担保平台的介入。

       “出借人的钱会经由第三方支付平台进入第三方托管平台,再到借款人账户,我们平台自身不参与走账。借款人还款也是给第三方托管平台,由其还给出借人。”黄宇杰告诉本刊记者。

爱投资也是类似的模式。

       此外,为保障资金安全,项目还需要担保机构,一般会由拍卖行或资产管理公司等来担任。这个环节产生的费用由借款人支付给担保机构,一般为借款金额的千分之五左右。

       而一旦出现贷款人无法偿还的情况,担保机构便会代偿给出借人,而作为质押物的艺术品将会交由其处置。

       “拍卖行在艺术品的鉴定和处置方面有先天优势。一旦拍卖行同意担保,在借款人不能按时还款的情况下,担保拍卖行就要负责代偿。”黄宇杰告诉本刊记者。

       程晗强调说,这种代偿是无条件的,与艺术品的价格、真假无关。 

对于风险控制,艺金所的措施是:

       首先,在立项前对借款人的动机、信用和还款能力进行调查;

       其次,设置合理的贷款金额,比如一笔贷款的金额只能为质押物估值的50%以下;

        最后一道保险则是担保机构。

       “我觉得这样可以在最大程度上规避风险。”黄宇杰说。

       爱投资则设置了8道审核工序共37个步骤来进行风险管控。其中的贷后管理,会对借款人的资金使用情况进行定期审查。

       本刊记者了解到,业务包括但不限于艺术品网贷的爱投资自成立以来促成过1200笔贷款,总额超过100亿元,其中发生过11笔逾期,而这些逾期项目均在代偿期内完成代偿。

       “对出借人来说,没有资金损失和坏账的情况发生。” 程晗对本刊记者表示。

       黄宇杰则告诉本刊记者,艺金所自2014年10月开始第一个艺术品网贷项目后,还没有出现坏账,融资总额超过1400万元。与爱投资不同,艺金所专事艺术品网贷。

 

只做自己看得懂的

       张虎认为,艺术品网贷实现的前提,是对艺术品进行鉴定和估价。

       而在黄宇杰看来,由专家来鉴定艺术品的价值,在金融行业根本行不通。“这就像去买某一个分析师推荐的股票,有很大的主观性,把一种金融产品的风险押在一个人的身上,是不可行的。”

       “我们只选择在世界知名拍卖行有过记录的艺术品,像苏富比、佳士得这样的拍卖行在鉴定方面是有话语权的,而且当时成交的价格也可以作为我们对于质押艺术品价格的参考。”程晗说。

       艺金所在鉴定这方面也有一些自己的尝试,针对不同品类的艺术品设置相应的鉴定流程。以书画为例,所有质押品都必须有权威机构的出版著录。

       目前,网贷平台接受的艺术品类型并不多。

       “我们只做自己看得懂的,与其他艺术品相比,中国书画的鉴定有其便利性。比如说,墨在宣纸上的染色和丰盈程度很难仿制。而且,经过几十年的交易,中国近现代书画已经形成了价格体系,名家作品的价格一直很稳定。”黄宇杰说。

       在对艺术品估价时,各个平台都显得谨慎而保守。

       爱投资在艺术品拍卖成交价的基础上根据艺术家近期的价格指数作出评估;艺金所则是在公开的市场成交价、据艺术家的价格指数计算的价格、类似作品的参考价这3个价格中取最低价。

       “为了排除艺术品价格的波动风险,我们最终提供给艺术品质押方的借款,不会超过评估价格的50%。”程晗说。

       以范增的《促织》为例,爱投资给出了230万元的估价,但最终的借款额仅为100万元。

 

机遇与风险共存

       与市场上其他种类的网贷业务相比,艺术品网贷项目仍然十分有限。作为平台负责人,程晗和黄宇杰都对此持谨慎态度。

       “艺术品网贷涉及鉴定、估值、保存等环节,我们对借款人和艺术品的审核设定了很高的标准,希望通过有质量和保障的投资项目获得市场的认可,也给出借人一个质疑和接受的时间。”程晗说。

       “在国内,艺术品网贷作为互联网金融的一个类型仍然处探索阶段,其风险不可忽视。” 中投顾问文化行业研究员蔡灵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与所有网贷平台一样,平台本身的资质和实力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投资风险。”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艺术品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黄隽对《瞭望东方周刊》说,“由于国内信用征信体系和数据库不健全,加之P2P机构没有金融牌照,门槛较低,监管有一定难度。”

       “2015年以来虽然P2P平台‘跑路’数量有下降的趋势,但总数量仍然不少。” 北京北汇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文学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仅2015年8月至9月间就有45家平台“跑路”。

       艺术品网贷的风险还存在于法律层面。吴文学解释说,在中国现行法律中,《合同法》中有关于借款的相关规定,《担保法》中有关于质押的相关规定,但具体到艺术品的质押融资,法律上并没有更具体的规定。

       从案件的审理情况看,一旦平台跑路,能追回损失的案例很少。”吴文学说。

       在蔡灵看来,艺术品网贷要面临金融和艺术品市场的双重风险,这将导致艺术品网贷市场规模受限,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大,一部分平台势必遭到淘汰。

原文链接